中國西藏網 > 原創

【西藏青年】平措:馳騁馬背,疾風在耳

王媛媛 發布時間:2019-07-17 14:23: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中國西藏網訊 西藏自治區拉薩市當雄縣賽馬場上,一身戶外穿著的平措牽著一匹黑色的馬走向草場,開始自己的日常工作:帶游客體驗賽馬、為游客進行馬術表演、和馬一起訓練……

  左腳套入馬鐙、右手握住馬鞍、翻身上馬。躍然馬背,耳畔的風如此清晰,那是只有在馬背上才能感受到的風的味道。平措喜歡這種疾風在耳的感覺,他甚至想過,如果有一天不能馳騁馬背,也要留在賽馬場,看著馬兒們奔馳在藍天白云綠草間。


圖為平措和他的馬“龍繡” 攝影:王媛媛

  馴服烈馬有秘密

  平措是2011年通過考試進入當雄馬術隊的。因為此前從未接觸過馬,他和一起考入當雄馬術隊的同伴們被送到西藏自治區民族傳統馬術隊培訓。

  “剛開始在西藏自治區民族傳統馬術隊訓練的時候,特別累,老是從馬背上摔下來。后來練習久了,才慢慢習慣。”

  在西藏自治區民族傳統馬術隊訓練的近3年時間里,平措遇見了他的伙伴,一匹黑色的馬駒。那是一匹來自內蒙古草原的烈馬,雖經過近4個月的馴化,但平措初見時仍覺得很兇猛。

  “賽馬要在平坦的草原上,英雄要在烈馬的脊背上。”誠如藏族諺語所說,喜歡馬兒的人總想著擁有一匹烈馬,可想要馴服它并不是那么容易。為了馴服烈馬,平措想過很多方法。“打過它,也有溫柔以對的時候。”

  平措說剛開始訓練強度很大的時候,馬鞍壓著馬背,馬背上的皮都快血肉模糊了。“一開始,我沒注意。后面有好幾次它很抗拒我騎,仔細檢查才發現受傷了。”平措看著很心疼,自己拿酒精給它消毒,然后上消炎藥、涂凡士林,等到傷口結疤,又天天給它沖洗,讓它盡快恢復。

  長期的相處、細致的照顧,讓平措和烈馬很快有了默契。平措也驚奇地發現這匹馬居然喜歡吃胡蘿卜。“早上訓練前要吃,訓練完要清洗、梳毛,還要喂它吃胡蘿卜。”

  慢慢地了解,烈馬甘愿套上了韁繩。“現在不戴韁繩,它不會隨意傷害靠近它的人。但如果誰想要騎,就必須要我好好跟它說,不然它不會讓人隨便騎的。”


圖為平措為游客進行馬術表演 攝影:王媛媛

  “龍繡”成明星

  和一匹烈馬整日訓練、相處,平措卻并沒有為它取名,他覺得“那些名字都不夠好。”直到2011年電影《畫皮Ⅱ》在西藏自治區山南市浪卡子縣取景拍攝后。

  電影畫面需要很多士兵騎馬的場景,平措和他的馬也成了群眾演員。

  穿著厚重的盔甲,手持兵器,平措在馬背上沖鋒陷陣。電影畫面要求他和馬匹展現出將士們驍勇善戰的一面,可馬兒年齡還小,需要不斷拿鞭子抽打,以激起它風旋電掣般地奔跑。“我穿著很重的戲服騎在馬背上,還要求它跑得很快,鞭子打下去的時候我很舍不得。”

  順利完成了5天的拍攝,平措在拍攝結束后安撫愛馬,為它清洗、梳毛,喂它吃胡蘿卜。電影拍攝結束后,馬兒有了自己的名字——“龍繡”,意為“風的翅膀”。平措說,馬兒的性子烈,騎在馬背上和它一起奔跑時,感覺像風一般張開翅膀,馳騁在天際。

  一直和馬在一起

  走馬、馬長跑、馬短跑、馬上動作……近3年的訓練很快就結束了,平措和他的伙伴“龍繡”回到了工作的地方——當雄縣賽馬場。每當有游客來這里體驗游牧生活時,平措和他的伙伴們都會牽著自己的馬來到賽馬場上,為游客帶來別樣的賽馬體驗。


圖為游客在平措的帶領下體驗騎馬 攝影:王媛媛

  每當游客們體驗完賽馬,聚集在草地上,平措便會很自豪地為游客們介紹他的“龍繡”,并為他們帶來馬上站立等表演,場下傳來陣陣歡呼聲和掌聲。表演結束后,平措和他的隊友們騎著各自的馬奔向了不遠處的草地。與帶游客走馬不同,那是馳騁在馬背上的疾跑。


圖為平措(右一)和隊友們牽著馬兒走向草場 攝影:王媛媛

  在一陣陣馬蹄聲中,平措和“龍繡”的身影早已化成一個移動的小點。于平措而言,這是一種簡單的快樂。“我自己很喜歡在馬背上的感覺,那里能真正感受到風的味道。”

  也許某一天,“龍繡”會退役,平措也會退役。但他已經想好了,即使退了,也要留在賽馬場。“那時候我就去養馬、馴馬,哪怕是待在后勤部門。只要能繼續在這片草原上看著馬匹馳騁草原就好。”(中國西藏網 記者/王媛媛)

  

(責編: 郭爽)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人类和兽类杂交av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