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賞閱

齊扎拉│母親

齊扎拉 發布時間:2019-07-13 13:59:00來源: 迪慶日報傳媒

  又是一年清明節。參加完清明節的公祭活動,我們就與全家人一起來到自己家的祖墳,例行儀式完成以后,大家圍坐在父母親的墳墓前。我記起了母親在世時的往事,點點滴滴,歷歷在目,進而百感交集,一時心緒難平,就又數衍出以下的文字,寥慰思念母親之苦,表達一分感恩之情。

  母親是一位迪慶的普通藏族婦女,也是迪慶變遷的見證人。在我的心中,母親是偉大的,曾經像大樹遮住了風和雨,像春風里的細雨溢潤了我們弟兄幾人,還像陽光一樣掃除了我們心中的陰霾,母親頭上的白霜為我們而染,母親佝僂的腰板是扶起我們以后彎下去的。我的老母親,離我們而去的這些年來,每一天我們都把您的牽掛當作服務家鄉的動力,每一天我們還是在牽掛您,以及您的音容笑貌。

  在我最多的記憶里,母親有如春天里的細雨,淅淅瀝瀝,滋潤著身邊所有的人。

  母親嫁給我父親的時候,正是迪慶解放之初。我父親在麗江讀師范學校時就接受了進步思想的熏陶,進而加入了中共地下黨的組織。回到老家中甸以后,以小學校長的身份從事革命活動,他曾把《國際歌》用藏語翻譯以后,偷偷教會學生和積極分子傳唱。

  作為藏區,當時的中甸各種政治勢力間的斗爭十分尖銳,以至于后來竟然出現了三次之多的反對民主改革的武裝叛亂。父親參加了革命隊伍,母親不但要孝敬公婆,也因此要承受巨大的政治風險。

  父親是積極的,解放以后他任過區長,中共黨的縣工作委員會副書記。還任過康南地區平息武裝叛亂指揮部副指揮長,是僅有的少數參加一線指揮的藏族干部。民主改革之前,他甚至把縣城附近的土地捐獻給部隊作為營房建設之用,這一切都得到了母親的全力支持。

  巨大的災難在1968年的時候,降臨在我們家人的頭上。8月13日夜里,這是一個高原上雷雨交加的黑夜,被打成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的飽經折磨的父親含冤離世,母親帶著我們弟兄把父親的遺骸送上了山。沒有棺材、沒有儀式,裹著一件棉襖,父親入了土。在監督之下,甚至沒有允許我們在父親的墳頭多呆一會。

  那一年,我10歲,二弟3歲,三弟還是一個奶娃。

  在巨大的災難面前,母親卻表現得像大地般的堅韌,像大海般的寬闊。承受著因為有土司家庭、走資派家屬等“帽子”帶來的經常的批判和斗爭大會上的人身攻擊和精神侮辱,承擔著生產隊派給的最臟最累的活計,但她還要支撐起這個家,要撫養我們兄弟三人。

  剛走出孩提年齡的我,看到了許多難以理解的社會現象,昨日還是群眾歡迎的領導干部,一夜之間就被打成“走資派、壞人”等等,自己的父親甚至被迫害致死,于是內心中也就有了許多莫名的脆弱、困惑、懷疑,好人和壞人的概念都模糊了。事實證明,社會公德缺失的時代,也就是個人私欲無限膨脹的時代,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孩子確實值得同情。

  父親去世以后的一天,我在古城四方街看一群人正散發傳單,大意就是要批判當時的工委副書記江奎同志。因為江奎和父親是朋友,經常到我家中來,在我印象中他是一個好人,是一個革命干部。我便好奇地拿了一張傳單回家給母親看,并且把傳單上所說的江奎是叛徒的意思讀給母親聽。

  母親嚴肅地對我說,江奎是好人,也不是叛徒,不要相信隨便寫在紙上的這些東西,有些事情總有一天會搞清楚,事實永遠就是事實。果然不到兩年,老干部陸續出來了,江奎也得到平反,恢復了職務。這件事情過后,讓我聯想到如果父親能夠挺住,也會得到平反,獲得政治上的新生的。

  這件事情以后,我覺得我長大了許多,我懂得了凡事不要輕易相信表面的東西,一個人要盡量學會思考后明辨是非。

  我曾經有過10年當牧工的經歷,其中因為走失一頭犏牛,遭到生產隊指導員端著獵槍頂在腦上大吼“找不回牛,就槍斃你”。那件事留給我的印象最為深刻。那是一個天空陰云密布,大雨傾盆的下午,飽受一番威脅以后,我的心中只有了恐懼和絕望,感到末日即將來臨,只好跟著母親踩著積水,茫然地在草原上的各個角落找牛。

  還是母親,我的母親,用手抹去我臉上的雨水和淚水,臉上展示著堅毅的微笑,說“不要怕,不要擔心,天會晴的,太陽會出來的,牛也會找到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醒了就好了。”果然,第二天,奇跡般的,天晴了,草原上灑滿了陽光,牛也找到了。

  使我終生受益的是,后來我有了一時難以克服的困難時、受到挫折時,我總是用母親的話來調整自己的心情和心態,總是相信明天一定會更好。我已經習慣用陽光心態來看待生活和社會。在某種意義上,只要心中有陽光,也就有了希望。

  在母親的身上我看到了她對讀書人的崇拜,她愛父親,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父親從小就是一個知書識禮的人,父親去世以后,剛上完小學三年級的我不得不輟學,到生產隊放牧掙一點工分,混點年終分紅,與母親一道維持家庭。

  母親一直希望我還是能夠繼續自學,就在我臨上牧場放牧之前,她千方百計找來小學全部課本,讓我帶上,叮囑我一定要把這些書學完。想到母親的殷殷囑托,無論活計再苦再累,我一直堅持在松明火把下讀書識字,順利自學完小學、初中教材,最后得以通過參加招收干部考試參加工作。

  我的二弟則在母親的堅持下,順利讀完小學、初中、高中。至于三弟,母親則將他寄到在鄉下教書的四叔那里,主要還是希望小弟學到一些書本上的知識。現在回想起來,身處那個盛行讀書無用、知識無用的年代,母親的想法,母親對學習知識的態度,確實令人吃驚令人敬佩。

  母親待人善良溫和,母親的善良有時候會像春雨的雨絲般灑到與她接觸的每一個人身上。當年父親領導土地改革,土改工作隊隊員吃住都在我們家里。工作隊員一般都出身貧苦農牧民,自己的生活還不富裕,母親就經常幫他們做飯,洗衣,還把自己家里的衣服、被子等用品拿給他們用。上世紀80年代,我參加工作到中甸的尼西鄉,當時的鄉黨委副書記達娃給我講了這些往事。他還說“你母親待人善良,沒有一點干部家屬的架子,完完全全是一個我們藏族的老大姐。”

  我當縣委書記的時候,有時忙得人心情煩躁,有時對下屬的態度不好,看在眼里,母親就會教導我,現在官再大,過去還是從放牛娃走出來的,要學會尊重別人多一點。

  母親對錢物看得很開。我家的住房原來位于古城里的街面上,生產隊里有一戶人家因為婆媳不和,兒子和媳婦被趕了出來,無家可歸,母親就收留了他們,讓他們住在偏廈。文革期間,父親去世以后,我們被趕出老宅,他家因為成分好,分到了我家的房子。文革結束,落實政策,親友都勸母親搬回自己的老宅。但母親看到那家人確實有困難,就重新找地點蓋房子,而落實政策給我們的房價僅為600元錢。母親以德報怨、寬厚仁慈的胸懷得到了街坊鄰居的盛贊。

  母親做事很認真,用有些人的觀點看,她太憨厚,憨厚到連最危險的活計都會主動承擔。1967年,天大旱,土地一片焦黃。生產隊組織抗旱,用汽油桶灌滿水,裝上馬車再拉到地里澆灌莊稼。從馬車上下汽油桶成為十分吃力而危險的活計,母親堅持去干這個活計,結果被汽油桶砸傷了腳背,躺在床上有十多天下不來地,剛剛能夠站立,她又堅持參加勞動,她經常會出現在打麥機的風箱尾部掃麥糠的位置上,這是最危險、最臟的位置,在這里的人經常被漫天飛揚的灰塵包圍,由于睜不開眼睛,隨時都有可能被飛轉的馬達皮帶絞傷致殘,果然有幾次,皮帶把她的頭巾絞了進去,因此還受了傷。

  母親有個觀點,生產隊的勞動,無非兩三個小時,偷一下懶過去了,再苦的活路一下也就過去了,還是苦著過去實在。平時里,背水做飯洗衣,喂豬喂牛,直到睡下,沒有見到她有稍事歇息,累了咬牙堅持,疼了也不會哼一聲。

  母親知道,她的三個兒子在看著她。

  母親是一個不占便宜的人,誰的也不占。我當牧工的第三年,因為生產隊要更換牧工班長,卸任老班長就把我們辛辛苦苦喂大的用來催牛膘的肥豬肉的半邊一劃四半,讓我們四個牧工每人帶上一份回家。

  我的心中十分高興,滿以為會受到母親的夸獎。在嚴厲追問豬肉的來歷以后,母親要我將豬肉帶回去。她說:“不明不白的東西,堅決不能拿回家,需要的東西,自己沒有可以跟親戚借,還可以向別人討要,甚至流浪討飯也不丟人,就是不能占便宜。”

  隨著我們年齡的增長,母親的白頭發越來越多,但對我們的牽掛也越來越多。上世紀90年代,作為私車駕駛員的小弟經常開著東風車拉上貨到外地。在他出行的日子里,每天的傍晚,母親就會出現在通往外地的公路邊,她會攔住所有從外地回到中甸的她認識的駕駛員,問看到她的三兒子沒有,兒子回來沒有。

  次數多了許多駕駛員在外地碰上我小弟,大家都會對他說,趕快回去,你的母親在等著你。只要一聽到公路路況差,比如有了泥石流或者下大雪,母親就要派我打聽小弟的情況,搞得我有時候都感到煩,只是不敢在母親面前抱怨。

  當然,我的工作一直比較忙,很多時候一直到深夜才能回到家,不論多晚,母親總會坐在火塘旁邊守候著,看到我回家她才進自己的房間睡覺。

  我總是覺得,長期的辛勞極大地損害了母親的健康,當我們家的日子越來越好的時候,母親還來不及享福,就去世了。臨終前,母親最后的要求要我在她面前發不喝酒的誓愿。望著母親蒼老消瘦的臉,我心如刀絞。一直以來,強健的身體,康巴漢子般豪邁的喝酒,甚至以喝翻五套班子成員為榮,但是母親的訓誡我一定要遵從,于是我一直戒酒至今。我不得不承認,由于戒了酒,即使我一直在高原藏區工作,時時都能保持清醒的頭腦,有健康的身體,飽滿的熱情投入自己熱愛的事業,一切又皆賴母親所賜。

  想到這些,我總是覺得這一生欠母親太多,多少次希望母親走進我的夢里,我就要為母親打上碗酥油茶,捏一坨糌粑,給她洗一次腳,哪怕只一次。我們能夠感受到的還是只有母親無私巨大的愛,見不到母親慈祥的面容,能夠相伴的是冰冷的墳墓。

  唯獨就在這個時候,我才深深認識到,人的一生中,應該十分珍愛與父母親在一起的時光,也要珍愛和子女在一起的時光。

  我的母親是平凡的,她沒有過多的地位和名聲,像千千萬萬藏族婦女一樣走完了她充實的一生,她的平凡在我的眼中透出無比的偉大。多少年以來,母親的愛如太陽般永遠照亮著我的心靈,給了我無窮的力量,我深深愛戀我的母親。

  請點擊圖片試聽:

  
攝影:張藝

(責編: 李雨潼)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人类和兽类杂交av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