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即時新聞 > 新聞

精耕“夜間經濟”需創新與規范并舉

張 銳 發布時間:2019-07-17 14:32:00來源: 經濟日報

  目前來看,夜間經濟還處于藍海拓展階段。夜間經濟的發展切忌低水平粗放發展,必須瞄準打造高質量的夜間經濟集聚區與人流商圈這兩大物理載體。夜間經濟還須防止同質化,需要以文化元素為導向,賦予城市夜間經濟以靈魂。此外,夜間經濟還要提防外部“不經濟”,注重遵循與推行活躍但有序、愉悅又健康的打開方式。

  北京市日前印發《關于進一步繁榮夜間經濟促進消費增長的措施》,展示了布局“夜京城”、發力“夜經濟”的基本思路。

  “夜間經濟”一詞是20世紀70年代英國為改善城市中心區夜晚空巢現象提出的經濟學名詞,一般是指從當日18∶00到次日6∶00,城市以餐飲、購物、休閑、旅游、文化、健身等為主的各種消費活動。數據顯示,夜間經濟為倫敦創造了130萬個工作崗位,可貢獻660億英鎊的年度收入。商務部的一份城市居民消費習慣調查報告顯示,我國有60%的消費發生在夜間,大型商場每天18時至22時銷售額占比超過全天的一半。夜間經濟已成為不少城市刺激消費、拉動經濟的重要引擎。

  目前來看,夜間經濟還處于藍海拓展階段。深圳在去年國慶節推出的“輝煌新時代”燈光秀吸引游客21.8萬人次,且觀賞區人流量突破百萬人次。西安市去年春節打造的“大唐不夜城”僅除夕夜就招徠了35萬游客觀賞,同時成都推出的“夜游錦江”項目僅一期開放就引來了16.6萬人次觀游。至于北京“故宮燈光秀”、上海的“地標夜市”以及西雙版納的“瀾滄江湄公河之夜”等更是創造出了人山人海與燈火似晝的壯美景觀。盡管如此,在中西部地區,除了成都、重慶等少數城市外,其他城市夜間經濟還不活躍。另外,不少城市雖出現了夜間經濟業態,但未形成自身特色,地區之間低端重復與業態趨同現象非常明顯,部分城市的夜間經濟載體仍不豐富。

  發展夜間經濟切忌低水平粗放式,必須瞄準打造高質量的夜間經濟集聚區與人流商圈這兩大物理載體。一方面,可圍繞重點街區與商貿聚集區延長晚間營業時間,拓展夜間消費新空間,開發夜晚消費新品種,在此基礎上形成“夜間經濟區”;另一方面,可在城市老城區、歷史街區或居民較少的獨立區域,配置完備的夜間設施,并引入歌劇院、劇院、博物館、美術館、商業畫廊、電影院、酒吧、餐館等業態,形成較為獨立的商業生態;還可在大學城周邊、城郊農家風情地開發餐飲娛樂、體育電競、運動康養等項目,在河流、湖濱、海濱、運河等旅游地帶引入水秀、主題光影秀、聲光電大型演出等娛樂項目。通過打造示范街區與試驗商區,最終構建出夜間經濟集群。

  夜間經濟還須防止同質化,需要以文化元素為導向,賦予城市夜間經濟以靈魂。從倫敦酒吧文化到里昂宗教文化,再到北京皇城文化、廣州茶文化、杭州評彈文化以及成都草堂文化,國內外夜間經濟繁榮的城市無不擁有特色文化的有力支撐。因此,夜間經濟并不等于兜售小吃和紀念品,也不應停留在城市夜景燈光的亮度與彩度上,更不是將白天街頭游商小販位移到夜晚,而是要與城市歷史文化深度融合。為此,各城市要深度挖掘與凝聚自身的歷史文化基因,通過有針對性地導入國際化元素,并植入科技創新手段,增強本土文化的渲染與表達,創建出極具城市個性的商業品牌與夜間經濟標簽。

  需要指出的是,夜間經濟還要提防外部“不經濟”,注重遵循與推行活躍但有序、愉悅且健康的打開方式。噪聲擾民、燈光污染、食品安全以及垃圾處理、色情斗毆等問題,很可能伴隨夜間經濟而出現。對此,不能簡單地實施全面宵禁、關閉場所或嚴格限制,應采取疏堵結合,以疏為主的方式。在發動交通、消防、公安以及市場監管等部門協同治理的同時,有必要參考國外經驗,探索設立夜間工作委員會、夜間市長、夜間區長以及夜間CEO等,多發揮行業自律以及民間自治方面的作用,平衡好夜間經濟相關群體各自訴求,謀求所有參與主體利益的最大公約數。張 銳

(責編: 陳濛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人类和兽类杂交av网站